2010年1月14日星期四

所闻

这几天,在韩院采访新闻报导。
1月12日,去了 G-Hotel 采访关于台湾两届金马奖女主角和亚太影展女主角的杨惠姗的琉璃艺术品展览会。
主题:《新虎力量 2010》
G-Hotel 大厅和Business Centre摆设了杨惠姗往年与今年的新作品。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杨惠姗的得力作品“澄明之悟”,一朵晶莹剔透的牡丹花。全世界16个,但是G-Hotel 这件是最后一件
还没有被收藏。采访完毕后,也在 Coffee Bean 直接把稿弄完。
该新闻已经刊登在韩视新闻网
http://hctvnews.net/hc_web/php_hc_read.php?n=16694

在昨天,需要采访韩院多媒体设计主任,LARREN HEAH.....(中文名:连耀关)
在11日的时候已经跟他约好昨天上午10时访问他关于韩院B Block壁画的资料。
我十点多去,没有在,打电话去,他跟我讲因为有来自英国的客人需要应酬,4点才能。
我等到了4点,4点我去找他,不在,再打给他,他跟我讲5点。
终于在5点半的时候,他终于回来了。
访问了他关于为什么会在B Block的墙壁上画,因为是去年8月多媒体与设计的新生工程,往年的作品都只是放在cardboard,现在他想把学生的作品呈现在墙壁上,以便能让学生们以“Learning Is Fun”的角度来学习。
他还说,这次8月学期的新生的作品,接下来别处是由别的学期新生接龙。
我个人结论:不好看

在昨天搭公共巴士回家的路途上,那位Rapid的司机,竟然很意外的,坚持要乘客从出口的门下车。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情况,我觉得其他的司机应该有这样的概念,因为我觉得搭巴士的槟城乘客们很为所欲为,以为要下哪里就下哪里,日本的巴士服务他们只会停在巴士站而已,但是槟城的乘客们还会骂司机不给他们要下他们所要下的地方。而且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入口和出口的门,他们都很喜欢用入口的门下车,这是不好的习惯。

1月了,1月的韩院新生也开始上课。
好看的学生还是没有,IT 的 lecturer 和 部分的 mass comm lecturer 都换了办公室,搬到食堂旁边的新办公室。
读了韩院刊物,才了解到食堂,其实也不叫食堂,叫 Kopitiam,的福建面 Uncle 的故事。

他原名叫王阿雪,66岁,原本在槟城社尾做搬米的工作,但是因为意外绊倒,弄伤了双脚,至今病患还是会复发。
他育有2男2女,妻子早以前已经病患去世。
2女已经出嫁,长男到外国工作,但是因为他们家境贫穷,只能糊口,所以他们对父亲的处境也爱莫能助,唯有最辛苦的就是次子,因为次子在20多岁的时候,患了精神病,所以王阿雪多了一个负担,需要照顾次子,每个星期都到政府医院复诊拿药。王阿雪需要担起双亲的责任照顾家庭,负担甚重。
在双脚不能工作后,经由朋友们向韩院董事介绍来卖福建面。起初他什么钱都没有,不能开档。幸亏经济饭的老板娘和老板出钱给他做生意。
学院生期待的假期是王阿雪的噩梦开始,因为这段期间没有得工作,就是没有收入。他双脚病患会复发,所以也不能到外面工作。他说一天60令吉的成本,也才赚几十块,所以假期的时候必须省吃俭用,不然在假期之前用完那就糟糕了。
更糟糕的是去年王阿雪的电单车被偷,他身上也没什么钱可以买交通工具。幸亏食堂的uncle 和 aunty 们合力出钱帮王阿雪买一辆二手电单车和路税。
一碗 RM 1.70 的福建面,你绝对在槟城找不到这么便宜。
王阿雪,不管双脚多沉重和疼痛,都会为了生活,捧着一碗一碗的福建面到学生面前。人家赚钱是为了生活,而他是为了生存。
在去年,他的双脚肿,疼痛到不能工作,需要停工,在环境与生活死胡同的强逼下,他向非法贷款借了1000令吉,至今还无法偿还。
他说,他从不怨天不怨人,因为这是天安排给你的宿命,他只是希望上天可以保佑他平安顺利过日子就可以了。他也说,他会做到不能做,做到死为止。

这是福建面Uncle 王阿雪的故事。
在韩江学院,还是有很多学生会自己捧福建面以减轻福建面Uncle的辛苦。
福建面Uncle 的遭遇,虽然说不是很惨,但是也够惨。试问有几个能经得起这样的岁月,试问现在的年轻人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是多顺利。怨天怨地,怨自己没有男女朋友,怨自己得不到自己要的东西。但,这些遭遇的人,他们可求这些?他们只求自己的生存法则能让他们自己能养活家人,能平安开心得到比较好的一餐,不要求山珍海味,只要求有得吃有得住。

我的成绩。。。
Microeconomics D = =
Advanced News Writnig and Reporting D+ = =
English Pronunciaton A-
English For Mass Communication B+
Basic TV Production B
Sociology , No grade 因为我考试当天没有去考 - - 需要今年的7月 resit......

在韩江training,几乎很空闲,因为幸亏要求写的是中文的新闻。
所以很快就可以交稿,很得空可以四处feng。

现在在韩院的Printing Room 打完这篇记事。

没有评论: